口头约定有效吗?这个发生在个旧的真人真事告诉你

2021-12-28 05:21:11 文章来源:网络

2021年12月1日,贾沙乡人民调解委员会受理了一起合同纠纷。村民李某要将自家的宅基地和园子地围成院子,于是请同村村民普某负责砌围墙和安装大门。

双方于2021年9月对大致的施工内容进行了口头约定便开始施工,普某手头还有砖、沙等建材,施工过程中先使用了普某的建材,于11月下旬完工。期间李某先后3次共支付了16000元给普某,但普某认为:之前约定的16000元只是工时费,工程用的部分建材是普某提供的,李某还应当支付材料费给普某。而李某认为:之前约定的16000元应当**含材料费,不愿意再支付其他费用。

由于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,对约定内容又各执一词,调解员很难确认约定内容,调解陷入了窘境。这时普某掏出一本笔记本,说:“我们签了合同。”调解员翻开笔记本一看,原来是普某自己对工程做了一些记录,虽然有李某的签字和手印,但是存在多处文字和语法的错误,不能准确表述约定内容。这时,李某提出:“这个不算合同,合同应该一式两份,而且他(普某)还篡改上面的内容。”李某对普某记录的内容不予认定,并翻出手机上储存的照片,证明普某确实在合同上增加了款项。普某解释到:“增加款项是因为按李某的要求增加了工程量。”

两人的争议点越来越多,于是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:请乡政府熟悉建筑施工行业的工作人员到现场实地核算工程量,算出工程总造价后,双方再根据工程量折算金额多退少补。双方当事人均认为这个调解方案比较公正,都同意这个调解方案。

12月6日,调解员请到乡政府项目办工程师,一起到现场测量工程数据。12月7日,工程师核算出该工程总造价约合2.1万元(含材料费、运费及工费)。

12月8日,调解员再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,将工程核算方式及细节内容向双方解释后,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:李某再支付工程款5000元给普某。李某提出普某提供的砖是4月份购买的,当时砖的价格较低。在调解员的耐心劝导下,**终达成了协议,双方都同意李某再支付3880元给普某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四百六十九条**款规定:“当事人订立合同,可以采用书面形式、口头形式或者其他形式。”本案中,当事人双方以口头形式达成的协议是口头合同,属于法律规定的合同形式,受到法律的保护和调整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五百一十一条第二款规定:“ 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,依据前条规定仍不能确定的,适用下列规定: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,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;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,依照规定履行。”本案中,在双方当事人对工程价款约定不明的情况下,调解员请熟悉建筑行业的人员对工程价款进行核算后,提出较为公平的调解意见,符合法律规定。

在农村生产生活中,以书面合同形式订立合同开展民事活动的例子很少,因为村民大多不具备书写和拟定合同的能力,故采取口头协议的方式较多,而口头协议虽然简易且符合法律规定,但其不确定**和随意**较为明显,造成当事人双方发生纠纷时没有可以证明协议真实内容的证据。因此,作为基层调解员,应继续加大农村法律宣传力度,走进农户,及时摸排矛盾纠纷,送去法律服务,为创造**社会贡献一份力量。

来源:个旧司法行政

来源:云南政法

12月25日一大早,太原公交二公司工作人员接到了一位**的电话,电话中该**对驾驶员张子俊救助自己**子的行为表示感激。

12月23日上午9时许,满载乘客的310路公交车上突然传出一声惊呼:“呀!有人晕倒了,司机师傅停下车。”驾驶员张子俊听到后,立即靠边停车,打开双闪。然后打开所有车门,让拥挤车厢里的空气能够流通,再从驾驶室走到中门查看,只见一位**士斜躺在中门台阶上,双眼紧闭,脸色苍白。

张子俊试着和**士沟通,她嘴唇微微动了动,却没有发出声音。于是,张子俊将**乘客扶起,拿来自己的水杯,喂她喝了水。同时,用例保本给她扇风,渐渐地,**士的脸色**了正常,眼睛也慢慢睁开。

张子俊和乘客们一起把**士扶到座椅上,询问是否需要叫救护车,**士表示晕倒是因为有些低血糖,再加上车上人多,空气不流通,现在感觉舒服多了,不用叫救护车。张子俊听后,这才回到驾驶室,启动车辆继续前行。记者齐向真通讯员岳斌太原晚报

来源:太原日报

上一篇:对话捐十万斤蔬菜支援西安菜农:*批收获,捐出去很有意义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沈阳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